• 刚刚在报纸上看到锋菲恋又传分手,原来已经四年了。

    想起高三的时候在宿舍讨论这桩消息,还很新鲜,现在却再不会成为谈论的话题。

    现在谈的都是将来。找工作,考研,赚钱,成家,生孩子。

    别人的事情我们再无暇顾及,好像总是很忙的样子。

    一年中最后一个月开始了,接下来又是新的月份,新的一年。

    回头看这一年的十一个月,看这二十几年,做了些什么,没做些什么,还想做些什么。

    是时候稍作收拾了,翻阅旧时光,用感恩的心记住那些珍贵的定格。

    同时对朋友们和自己的未来许个祝福,愿淡若流水般的日子,一直有些许幸福的浪花。

  • 2003-05-15昨天 - [碎碎念]

        潮湿闷热的天气可以使人发疯,甚至想自杀。

        可能是喝多了冰水,今天肚子无定时地在闹。排泄也有点不正常了。看来发疯是先从肠胃开始的。

        放学坐车回家,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和车,不知怎地忽然想回珠海。那个简单的地方。居然想得眼睛潮了。掏出手帕装作不在意地擦擦眼,没有泪,还是擦汗吧。

        下车回家的那条路上,很多中年妇女提着菜迎面走过。不约而同的是身上都有一笔不小的积蓄,赘肉是也。由此联想到每天在车上看见的老人家们。擦肩而过的人群中,他们曾是我,我将会是他们。

        快到家时下起了小雨,不知该不该庆幸好。

        打开电脑,网络瘫痪。得以安静地写下一路走回来的思绪。雨下狂了,黄色暴雨警报现在挂起。雨夹着点清爽的风,凉快了些许。

        开着音乐,找出书柜里爸妈年代的一本书,小仲马《茶花女》,下意识看看后面,标价六毛三。摸着泛黄的纸,极力感受那些遥远的昨日。想起今天在另一本书上看到的某名人题词:“生正逢时”。

        真的应该庆幸。

        今天,肚子依然在闹,两瓶保济丸下肚。在可乐与雪糕之后。

        看茶花女流泪。

        到点睡觉。

  • 2001-11-29所谓诗 - [碎碎念]

    月下持杯笑,
    江中众影邀。
    千山身傍过,
    万里自逍遥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仙,应羡人间满笑颜。持白练,欲下九重天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流,似水年华不可留。光阴逝,慨叹复何求。

    (注:以上三首为高一语选课作业)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挥不去

    也赶不走

    现于眉梢

    又缠在心头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绷紧了,

    箭上的线。

    积聚全身力量,

    弹出希望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角落

    躲藏在没人留意的角落

    目光闪烁

    不知所措


    阳光从身旁一晃而过

    烦恼不多

    只剩寂寞


    究竟人要怎样地生活

    别批评我

    别说是错


    明天的事要自己掌握

    其实

    这也不算是什么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断章之一:问

    要怎样的盾牌
    才能阻挡
    一支支刺心的冷箭

    要怎样的运气
    才能拥有
    一片片纯洁的白云

    要怎样的钥匙
    才能打开
    一弯弯深锁的眉宇

    要怎样的心境
    才能绽放
    一幅幅灿烂的笑颜

    断章之二:泪

    泪是热的
    心是冷的
    泪融化了心

    泪是冷的
    心是热的
    心也融化了泪

    断章之三:绿

    绿
    结合了黄的跳跃与蓝的文静

    绿
    夹杂着泥的犹豫和花的淡雅

    绿
    糅合了日的温暖与雨的清凉

    绿
    是一个涌动着的
    生命

    (注:断章之二参考冰心的某些文字)

  • 2001-09-19她的故事 - [碎碎念]

   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